20世纪初日本国力是如何上升的?德国又是如何做到爆炸性发展的

诺曼这样的民族主义者大肆吹嘘徳国经济的增长及其对德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含义便毫不足怪了

诺曼这类鼓动家,尤其是像泛日耳曼同盟和这些主张扩张的狂热的压力集团,他们欢迎和敦促德国在欧洲扩大影响,那是丝毫不足为怪的。在“新帝国主义”时代,在每一个大国都可以听到类似的喊叫;吉尔伯特默里1900年不怀好意地说,似乎每个国家都在表示,“我们是世界各国中的佼佼者…我们最有资格统治别人。”也许更重要的是,徳国统治集团在1895年后似乎也认为时机成熟时需要大规模扩张领土。

蒂尔皮海军上将说,德国工业化和在海外征服他国,“就像自然法则那样不可抗拒”;布洛首相宣称,“问题不在于我们要不要征服殖民地,而是必须这样做,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威廉皇帝自己满不在乎地宣布,德国“要在古老欧洲狭窄的边界以外去完成重大的使命”,虽然他也认为要在欧洲大陆和平地施展一种“拿破仑式的权威”。这一切比之伸斯麦的语调有相当大的变化,他一再坚持德国是一个“饱和了的”国家,关心保持欧洲现状不变,而且不热衷于夺取海外领地。

这里没有必要夸大德国人扩张的“一致思想”所具有的极大的侵略性;法国和俄国、英国和日本、美国和意大利的政治家们也宜布过他们国家的天赋使命,但是在语气上可能没有这样坚决和狂妄德国扩张主义的特点,是它已经掌握了改变现状的实力手段以及创造这些手段的物质条件。这种能力的最深刻的表现,是德国海军在1898年后迅速扩充,在蒂尔皮茨的指挥下从世界第六位变成了仅次于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