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平安时代至大正时代政府现状决定鬼杀队只能自食其力

,鬼灭之刃中唯一的灭鬼组织,在产屋敷一族千年的运营中,鬼杀队已经具有相当成熟的组织构成,不仅有负责灭鬼的前线队员,还有负责培训的培育师,负责医疗善后的后勤部队和负责锻造日轮刀的锻剑村

所谓的鬼杀队只不过是由产屋敷一族组织运行的私人组织,没有得到政府的承认,更没有被政府知晓

看到这里不少人存有疑惑,为何鬼杀队成立千年,却从来没有向政府寻求过帮助,也没有依附政府,而是仅依靠产屋敷一族苦苦支撑,期间甚至经历过几次的濒临灭绝,但是纵然如此,政府也没有向政府寻求任何援助

君权神授:君王用来巩固统治管用的一种方法,将自己塑造成天神的代表,以此驯服无知百姓遵循其命令

因为〖君权神〗思想的影响,在君权统治时期,鬼神学说可谓是盛行一时,不少民众都笃信鬼神是真实存在的,而同样的〖君权神授〗思想也发生在日本

从神武天皇开始,世世代代的天皇都称自己是天照大神的后代,他们是代替天神行使管理国家和人民的权利,因为这种思想的影响,日本天皇得以保持长久的统治,纵然是在长达六百年的幕府时代,天皇的地位依旧没有被动摇,尽管没有了实权,但是国家地位依旧崇高(幕府保留天皇存在多方面原因,并不仅仅局限于此,在此不一样赘述)

鬼从产生到灭绝,贯穿了从平安时代到大正时代长达一千年,在这千年的漫长岁月中,日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唯一不变便是民众依旧信奉天皇,无论在任何时代,无论天皇是否拥有实权,他在民众心目中依旧占有一定的地位,而他的地位便是一种神权的折射,折射出日本多数人对于鬼神学说的信仰,这种信仰致使鬼杀队不会轻易向政府透露有关鬼的消息,因为他们清楚,尽管鬼喜爱血肉,但是他们某些方面已经远远脱离了人类的范畴,反而与无所不能的“神”存在相似点

具有强大的恢复力拥有不死之躯战斗力远超过普通人类可以使用常理无法解释的血鬼术

除了第四点的血鬼术之外,大部分人在成为鬼之后都能获得前三点的能力,而这三点能力便足以迷惑住大部分人类,只要鬼们能抑制住内心的对于血肉的渴望,利用异于常人的能力迷惑民众乃至政府,便可以让政府为己所用

正如童磨所设立的“极乐教”一般,童磨完美利用民众对于神明的祈求,佐以鬼的特殊能力,获得了所有信众的信任,成为一个“伪”神明,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少女性教众的莫名消失,却极少引起他人的怀疑,直到童磨死亡,也只有少部分人知晓其神明背后隐藏的真正身份

童磨极乐教的成功佐证了鬼确实具有迷惑人心的作用,等级越高,越能够进行自我克制的鬼,越能获得外界的信任和青睐,下至民众上至政府,都会成为其欺骗的的对象

小结:从鬼杀队创立到解散这一千年的时间,日本大部分时间秉承着〖君权神授〗的思想,“神”的存在被在现实化,大部分人对于神鬼学说深信不疑,纵然其中抱有怀疑态度的人,也会被鬼超人类的能力所折服

假设鬼杀队真的寻求政府帮助,将鬼告知政府并且将其公之于众,或许能在短时间内提高灭鬼的效率,但却不能完全根治鬼的问题,甚至可能被鬼利用,以此趁机获得政府认可,反将一军,让鬼杀队陷入彻底灭亡,以一敌多的被动命运

无惨诞生于平安时代,被消灭于大正时代,因为无惨的缘故,鬼杀队也经历了从平安时代到大正时代漫长的岁月,而这段时期的日本显然并不安宁

平安时代中后期,当时的日本面临很多君主制国家都会面临的问题——皇权的归属问题,毫无疑问,真正的皇权所有人是天皇,但是因为战功和联姻等关系,藤原家族逐渐强大,在朝堂上的话语权也逐渐增强,他们开始肆意铲除异己,决定天皇人选,此时整个天下俨然是藤原家的一般,当然天皇作为真的天下之主也知道再这样下去天下迟早会落在藤原家手中,因此他开始培养武士群体以巩固自己的权利,其中以源氏和平氏最为强大,最终藤原氏被成功驱逐

在击退藤原氏之后,源氏在与平氏的多次交手中取得了胜利,并且获得天皇的嘉奖,获得征夷大将军的头衔,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武士开始掌权,日本开始了长达600多年的幕府时代,在这个过程中天皇也曾经试图反抗,可惜都无济于事,只是为自己迎来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幕府

幕府时代与其他封建君主朝代最为不同莫过于权利的所有人,当时国家的实权掌握在幕府手中,天皇不过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仅仅是国家象征一般的存在,并没有任何实权,这个时候的当权政府因为无法像曾经的天皇一样利用〖神权〗这块加强权力,虏获民心,所以他们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加强兵权的掌控,让国家的兵力尽可能地集中在自己手中,避免其他势力趁机崛起

鬼杀队建立的近一千年时间里,幕府时代占据了大部分的时光,因为幕府时代天皇权力旁落,君权神授的观点并不适用于幕府时代的高层领袖,这个时候他们若想巩固政权,维系统治,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掌握足够的兵力以反抗其他势力的入侵,此时纵然鬼杀队获得政府信任,也难以获得预想中的兵力支援

灭鬼难度极大人类一旦成为鬼,他们的身体情况都会发生明显的改变,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恢复能力都会有明显的增强,除了脖颈和阳光两大弱点,身上没有任何要害,也正因为鬼的身体素质过于强大,纵然是专门从事灭鬼的鬼杀队队员一开始面对鬼也是异常艰难,死伤惨重,直到学会呼吸法才发生了改变,至于说没有受过专门训练,没有直面鬼的残忍的政府士兵们,一旦被派遣的到灭鬼的战场上,必然会出现大量的人员伤亡,而最终只会损害政府根基,削弱政府兵力

灭鬼需要极强的使命感在很多人看来,灭鬼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对战者的能力强弱,不可否认,确实是如此,但并不是每一个人一出生就注定是强者,他们需要有一个成长和变强的过程,而〖使命〗便是这一过程的催化剂,在强烈的使命感的驱使下,队员们不断变强,在一次次战斗中逆境生存,不断突破自身极限

那田蜘蛛山中,濒临死亡的炭治郎觉醒火之神乐,成功拖延时间锻刀人村中,霞恋二柱觉醒斑纹,最终突破极限,斩杀上弦二人无限城决战中,原本战力排名偏后的蛇柱孤注一掷,绝地反击,多次发挥重大作用

以上列举的这些角色,之所以能够在绝境中逆袭,为自己寻得一线生机,皆是因为他们所背负的强大的使命感,而这显然不是普通的政府士兵所可以具备的,面对鬼的强大,基于人类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他们大部分会选择退缩逃跑,而这种选择将会导致他们出席大量的人员伤亡,士气的打击,兵力的削弱最终将会反噬于政府身上

小结:从时间上推断,无惨出生在平安时代的中后期,当时藤原氏已经利用其外戚的身份干预朝政,整个国家都在藤原一家的掌控中,此时的政府内乱不止,根本无暇顾及鬼的问题,而后的幕府时代对兵权又十分看重,一般来说政府在不涉及国家根基的情况下,很难派遣专门的士兵协助鬼杀队进行灭鬼

再加上灭鬼伤亡惨重,胜算不明,在兵权极为看重的历史时期,政府一方很难将精力集中在灭鬼事业上,而对于国家形势了解透彻的产屋敷一族,最终选择独立承担

从思想上看,天皇的存在赋予神权意义,鬼神学说深受民众信任,民众和政府极有可能被鬼的强大误导

从现实上看,灭鬼危险重重,无论是外戚专权的平安时代,还是极为看重兵权的幕府时代,政府都难以给鬼杀队予以人员上的支持

基于以上两点原因,从平安时代到大正时代,鬼杀队都选择自食其力,没有将鬼的秘密告知政府,也没有向政府寻求过任何援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